孙光宪

编辑 锁定
孙光宪(901-968),字孟文,自号葆光子,属鸡,出生在陵州贵平(今属四川省仁寿县东北的向家乡贵坪村)。仕南平三世,累官荆南节度副使朝议郎、检校秘书少监,试御史中丞。入宋,为黄州刺史。太祖乾德六年卒。《宋史》卷四八三、《十国春秋》卷一○二有传。孙光宪“性嗜经籍,聚书凡数千卷。或手自钞写,孜孜校雠,老而不废”。著有《北梦琐言》、《荆台集》、《橘斋集》等,仅《北梦琐言》传世。词存八十四首,风格与“花间”的浮艳、绮靡有所不同。刘毓盘辑入《唐五代宋辽金元名家词集六十种》中,又有王国维缉《孙中丞词》一卷。
中文名
孙光宪
国 籍
中国
出生日期
901年
逝世日期
968年
孟文
葆光子

生平事迹 编辑

仁寿县志》第27编有孙光宪传,其中介绍了孙光宪30岁前的有关情况。说:孙光宪祖上数代都是农民,少年时很争气,勤奋苦读。后来,少年孙光宪翻越二峨山,负笈远行,开始了为期10多年的游历和求学生活,在资州、成都等地,以文会友,结识了一些当时蜀中较为有名的文人前辈。特别在与当时在前蜀国朝廷中担任官职的牛希济毛文锡等人交往过程中,孙光宪开始了文学创作,并在词上崭露头角。于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醉入花间。他所做的一首《浣溪沙》记录了自己早年蜀中生活的一些真实:
“十五年来锦岸游,来曾何处不风流,好花长与万金酬。满眼利名浑幸运,一生狂荡恐难休,且陪烟花醉红楼。”
这样的生活,孙光宪在成都大约过了15年。他在狂放颓废中自我挣扎,却无可奈何。后来,孙光宪离开蜀都,翻越秦岭,抵达秦陇,开始了他的山水游历生活。详尽领略西北秦陇风土人情之后,孙光宪放下了文人斯文与清高,在凤城东谷一带与当地的山人道士以及土匪强绅互相往来,为他后来的著述积累了丰富素材,开阔了胸襟。
公元925元(同光三年),王衍降唐,前蜀国的历史走到尽头。这一年,孙光宪正好30岁,正值一个人做事的盛年。作为一个落魄的前蜀旧吏,蜀中和陵州都没有他的舞台了,便从嘉州乘舟南行,前往江陵避乱,这一走就是40多年,此后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家乡,直至去世。
孙光宪唐时为陵州判官,有良好的声誉。后唐时(约926年左右),避难到江陵(今湖北荆州市),梁震推荐他到南平国武信王(即高季兴,858—928,五代时荆南国的建立者)处任书记。武信王大造战舰,准备与楚国开战。孙光宪谏议:“荆南遭遇战乱割据之后,国王实行休养生息,国民才有了安宁的生活。如果又与楚国断交,一旦别的国家乘机而来,是很值得忧虑的。”武信王才终止了这个念头。
文献王高从诲)接替王位,遇到梁震请求退休,因而都把政事委托给孙光宪。文献王一直羡慕楚王豪华奢靡,对官员说:“如果像马王(应该是指五代时楚王马殷的之子),可称大丈夫了。”孙光宪说:“天子与诸侯,按礼制应有等级差别。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只知道骄奢淫逸,僭越礼制,只求一时的快乐,不知何时危亡,又哪里值得羡慕呢?”文献王忽然醒悟了,说:“孙公的话是对的。”文献王很久一段时间一直悔恨自己的错误思想,感谢孙光宪的及时提醒。
孙光宪在南平国侍奉了三位国王,都处在幕府中,分别任荆南节度副使朝议郎、检校秘书少监、试御史中丞等官职,国王赠紫金鱼袋
高继冲当国王时,宋太祖慕容延钊等平定湖南,借道从荆州过,约定士兵从城外经过。大将李景威劝高继冲严密防备。孙光宪呵叱他说:“你是峡江的一平民罢了,怎么知道成与败!中国从周世宗以来,已有统一天下的志愿。何况宋太祖秉承天命,真主出现了!王师不是轻易能抵挡的。”因而叫高继冲去了解情况,封府库以待,将三州之地都献给宋朝廷。宋太祖嘉奖孙光宪统一的功勋,授任黄州(今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刺史,赏赐礼品,增加待遇。孙光宪在黄州也治理有方。
开宝元年(公元968),孙光宪被推荐为学士,未及召见即病逝。

个人作品 编辑

孙光宪是一位著名的词人,是花间派中较有个性和成就的词人。毛泽东曾抄录他的《上行杯》:“离棹逡巡欲动,临极浦,故人相送。去住心情知不共,金船满捧。绮罗愁,丝管咽,回别,帆影灭,江浪如雪。”
孙光宪素以文学自负,处荆南,怏怏不得志,认为在诸侯幕府中不能展示他的文学才能。他每次对知交说:“宁知获麟之笔,反为倚马之用。”他常吟刘禹锡诗:“一生不得文章力,百口空为饱暖家。”
孙光宪好博物稽古,嗜经籍,藏书数千卷,有时亲自抄写,孜孜校雠,老而不废。他自号葆光子。他著有《荆台集》、《橘斋集》、《玩笔佣集》、《巩湖编玩》、《北梦琐言》、《蚕书》等。孙光宪善词,蜀人编辑《花间集》,收录了他的六十余首词。十国词人,除西蜀与南唐外,其他只有荆南光宪一人而已。
孙光宪有怎样的文学思想呢?他认为对文学应该守寒素之心,无躁竞之心,才能达到最高境界。他的词既有以温庭筠为代表的“花间派”的华丽香艳,又比其他“花间派”词题材广阔和充实。有不少词反映
《北梦琐言》 《北梦琐言》
了社会动乱给人民带来的痛苦,开拓出了新的意境。如《定西番》:“鸡禄山前游骑,边草白,朔天明,马蹄轻。鹊面弓离短韔,弯来月欲成。一只鸣髇云外,晓鸿惊。帝子枕前秋夜,霜幄冷,月华明,正三更。何处戍楼寒笛,梦残闻一声。遥想汉关万里,泪纵横。”
孙光宪的笔记《北梦琐言》一书记录了不少唐代的政坛、文坛和民间的掌故,具有很大的史料价值。《北梦琐言》中有一则《破天荒解》说:“唐荆州衣冠薮泽,每岁解送举人,多不成名,号曰‘天荒解’。刘蜕舍人以荆解及第,号为‘破天荒’。”这是“破天荒”一词的最早记载。
孙光宪词以情景交融、婉约缠绵见长。代表作有《浣溪沙》、《菩萨蛮》、《虞美人》、《酒泉子》、《清平乐》、《更漏子 》、《上行杯》、《南歌子》、《应天长》等。其中《清平乐》写一青春少女因为“连理分枝鸾失伴”而产生的春恨愁思,“掩镜无语眉低,思随芳草凄凄”,写得极其哀婉,令人同情。

藏书故实 编辑

长于词学,其词大都收于《花间集》中,但在风格上与该集中的多数作品的浮艳、绮糜有所不同。藏有数千卷,多自抄写,校勘图书,老而不废。史称“每患兵戈之际,书籍不备,遇发使诸道,未尝不后加金帛购求焉,于是三年间致书及三万卷。”著作多佚,有《荆台集》、《巩湖编玩》、《笔佣集》、《橘摘集》等,今仅存有《北梦琐言》30卷,记载唐五代政治逸闻、社会风俗、诗文趣事等,富有史料价值。又撰有《续通历》,于太平天国初被毁。[1]

史籍记载 肉肉超bg漫吧福利h编辑

《宋史》卷四百八十三·列传第二百四十二·世家六·孙光宪传
孙光宪字孟文,陵州贵平人。世业农亩,惟光宪少好学。游荆渚,高从诲见而重之,署为从事。历保融及继冲三世皆在幕府,累官至检校秘书监(这里说“监”与前面的“少监”不同,它是肉肉超bg漫吧福利h从三品)兼御史大夫(即御史中丞),赐金紫。
慕容延钊等救朗州之乱,假道荆南,继冲开门纳延钊,光宪乃劝继冲献三州之地。太祖闻之甚悦,授光宪黄州刺史,赐赍加等。在郡亦有治声。乾德六年,卒。时宰相有荐光宪为学士者,未及召,会卒。 光宪博通经史,尤勤学,聚书数千卷,或自抄写,孜孜雠校,老而不废。好著撰,自号葆光子,所著《荆台集》三十卷,《巩湖编玩》三卷,《笔佣集》三卷,《橘斋集》二卷,《北梦琐言》三十卷,《蚕书》二卷。又撰《续通历》,纪事颇失实,太平兴国初,诏毁之。
子谓、谠,并进士及第[2]
肉肉超bg漫吧福利h

孙光宪词选 编辑

清平乐

其一
愁肠欲断,正是青春半。连理分枝鸾失伴,
又是一场离散。 掩镜无语眉低,思随芳草凄凄。
凭仗东风吹梦,与郎终日东西。
其二
等闲无语,春恨如何去?终是疏狂留不住,
花暗柳浓何处 。 尽日目断魂飞,晚窗斜界残晖。
肉肉超bg漫吧福利h 《花间集》 《花间集》
长恨朱门薄暮,绣鞍骢马空归。
肉肉超bg漫吧福利h

应天长

翠凝仙艳非凡有,窈窕年华方十九。
鬓如云,腰似柳,妙对绮弦歌醁酒。
醉瑶台,携玉手,共燕此宵相偶。
魂断晚窗分首,泪沾金缕袖。

竹枝

其一
门前春水白苹花,岸上无人小艇斜,
商女经过江欲暮,散抛残食饲神鸦。
其二
乱绳千结绊人深,越罗万丈表长寻。
杨柳在身垂意绪,藕花落尽见莲心。

浣溪沙

其一
蓼岸风多橘柚香,江边一望楚天长,片帆烟际闪孤光
诗中场景 诗中场景
目送征鸿飞杳杳,思随流水去茫茫,兰红波碧忆潇湘
其二
桃杏风香帘幕闲,谢家门户约花关,画梁幽语燕初还。
绣阁数行题了壁,晓屏一枕酒醒山,却疑身是梦云间。
其三
花渐凋疏不耐风,画帘垂地晚堂空,堕阶萦藓舞愁红。
腻粉半粘金靥子,残香犹暖绣薰笼,蕙心无处与人同。
其四
揽镜无言泪欲流,凝情半日懒梳头,一庭疏雨湿春愁。
杨柳只知伤怨别,杏花应信损娇羞,泪沾魂断轸离忧。
其五
半踏长裾宛约行,晚帘疏处见分明,此时堪恨昧平生。
早是销魂残烛影,更愁闻著品弦声,杳无消息若为情。
其六
兰沐初休曲槛前,暖风迟日洗头天,湿云新敛未梳蝉。
翠袂半将遮粉臆,宝钗长欲坠香肩,此时模样不禁怜。
其七
风递残香出绣帘,团窠金凤舞襜襜,落花微雨恨相兼。
何处去来狂太甚,空推宿酒睡无厌,争教人不别猜嫌。
其八
轻打银筝坠燕泥,断丝高罥画楼西,花冠闲上午墙啼。
粉箨半开新竹径,红苞尽落旧桃蹊,不堪终日闭深闺。
其九
乌帽斜欹佩鱼,静街偷步访仙居,隔墙应认打门初。
将见客时微掩敛,得人怜处且生疏,低头羞问壁边书。
其十
风撼芳菲满院香,四帘慵卷日初长,鬓云垂枕响微锽。
春梦未成愁寂寂,佳期难会信茫茫,万般心,千点泪,泣兰堂
其十一
碧玉衣裳白玉人,翠眉红脸小腰身,瑞云飞雨逐行云。
除却弄珠兼解佩,便随西子与东邻,是谁容易比真真。
其十二
何事相逢不展眉,苦将情分恶猜疑,眼前行止想应知。
半恨半嗔回面处,和娇和泪泥人时,万般饶得为怜伊。
其十三
落絮飞花满帝城,看看春尽又伤情,岁华频度想堪惊。
风月岂惟今日恨,烟霄终待此身荣,未甘虚老负平生。
其十四
静想离愁暗泪零,欲栖云雨计难成,少年多是薄情人。
万种保持图永远,一般模样负神明,到头何处问平生。
其十五
试问于谁分最多,便随人意转横波,缕金衣上小双鹅。
醉后爱称娇姐姐,夜来留得好哥哥,不知情事久长么?
其十六
叶坠空阶折早秋,细烟轻雾锁妆楼,寸心双泪惨娇羞。
风月但牵魂梦苦,岁华偏感别离愁,恨和相忆两难酬。
其十七
月淡风和画阁深,露桃烟柳影相侵,敛眉凝绪夜沉沉。
长有梦魂别浦,岂无春病入离心,少年何处恋虚襟。
其十八
自入春来月夜稀,今宵蟾彩倍凝辉,强开襟抱出帘帷。
啮指暗思花下约,凭阑羞睹泪痕衣,薄情狂荡几时归?
其十九
十五年来锦岸游,未曾行处不风流,好花长与万金酬。
满眼利名浑信运,一生狂荡恐难休,且陪烟月醉红楼

河传

其一
太平天子,等闲游戏,疏河千里。柳如丝,偎倚绿波春水,
长淮风不起。 如花殿脚三千女,争云雨,何处留人住?
锦帆风,烟际红,烧空,魂迷大业中。
其二
柳拖金缕,著烟笼雾,蒙蒙落絮。凤凰舟上楚女,
妙舞,雷喧波上鼓。 龙争虎战分中土。人无主,桃叶江南渡。
襞花笺,艳思牵,成篇,宫娥相与传。
其三
花落,烟薄。谢家池阁,寂寞春深。翠蛾轻敛意沈吟
沾襟,无人知此心。 玉炉香断霜灰冷,帘铺影,梁燕归红杏。
晚来天,空悄然。孤眠,枕檀云髻偏。
其四
风飐,波敛。团荷闪闪,珠倾露点。木兰舟上,何处吴娃越艳
藕花红照脸。 大堤狂杀襄阳客。烟波隔,渺渺湖光白。
身已归,心不归。斜晖,远汀鸂鶒飞。

菩萨蛮

其一
月华如水笼香砌,金镮碎撼门初闭。寒影堕高檐,钩垂一面帘。
碧烟轻袅袅,红战灯花笑。即此是高唐,掩屏秋梦长。
其二
花冠频鼓墙头翼,东方澹白连窗色。门外早莺声,背楼残月明。
薄寒笼醉态,依旧铅华在。握手送人归,半拖金缕衣。
其三
小庭花落无人扫,疏香满地东风老。春晚信沉沉,天涯何处寻。
晓堂屏六扇,眉共湘山远。争奈别离心,近来尤不禁。
其四
青岩碧洞经朝雨,隔花相唤南溪去。一只木兰船,波平远浸天。
扣船惊翡翠,嫩玉抬香臂。红日欲沈西,烟中遥解觿
其五
木绵花映丛祠小,越禽声里春光晓。铜鼓与蛮歌,南人祈赛多。
客帆风正急,茜袖偎樯立。极浦几回头,烟波无限愁。

河渎神

其一
汾水碧依依,黄云落叶初飞。翠娥一去不言归,庙门空掩斜晖。
四壁阴森排古画,依旧琼轮羽驾。小殿沉沉清夜,银灯飘落香灺
其二
江上草芊芊,春晚湘妃庙前。一方卵色楚南天,数行斜雁联翩。
独倚朱阑情不极,魂断终朝相忆。两桨不知消息,远汀时起鸂鶒。

虞美人

其一
红窗寂寂无人语,暗淡梨花雨。
绣罗纹地粉新描,博山香炷旋抽条,睡魂销。
天涯一去无消息,终日长相忆
教人相忆几时休?不堪枨触别离愁,泪还流。
其二
好风微揭帘旌起,金翼鸾相倚。翠檐愁听乳禽声,此时春态暗关情,独难平。
画堂流水空相翳,一穗香摇曳。教人无处寄相思,落花芳草过前期,没人知。

后庭花

其一
景阳钟动宫莺转,露凉金殿。轻飙吹起琼花绽,玉叶如剪。
晚来高阁上,珠帘卷,见坠香千片。修蛾慢脸陪雕辇,后庭新宴。
其二
石城依旧空江国,故宫春色。七尺青丝芳草绿,绝世难得。
玉英凋落尽,更何人识,野棠如织。只是教人添怨忆,怅望无极。

生查子

其一
寂寞掩朱门,正是天将暮。暗澹小庭中,滴滴梧桐雨。
绣工夫,牵心绪,配尽鸳鸯缕。待得没人时,偎倚论私语。
其二
暖日策花骢,亸鞚垂杨陌。芳草惹烟青,落絮随风白。
谁家绣毂动香尘,隐映神仙客。狂杀玉鞭郎,咫尺音容隔。
其三
金井高梧玉殿笼斜月。永巷寂无人,敛态愁堪绝。
玉炉寒,香烬灭,还似君恩歇。翠辇不归来,幽恨将谁说?
其四
春病与春愁,何事年年有。半为枕前人,半为花间酒。
醉金尊,携玉手,共作鸳鸯偶。倒载卧云屏,雪面腰如柳。
其五
为惜美人娇,长有如花笑。半醉倚红妆,转语传青鸟。
眷方深,怜恰好,唯恐相逢少。似这一般情,肯信春光老。
其六
清晓牡丹芳,红艳凝金蕊。乍占锦江春,永认笙歌地。
感人心,为物瑞,烂熳烟花里。戴上玉钗时,迥与凡花异。
其七
密雨阻佳期,尽日凝然坐。帘外正淋漓,不觉愁如锁。
梦难裁,心欲破,泪逐檐声堕。想得玉人情,也合思量我。

临江仙

其一
霜拍井梧干叶堕,翠帏雕槛初寒。薄铅残黛称花冠。
含情无语,延伫倚阑干。 杳杳征轮何处去?离愁别恨千般。
不堪心绪正多端。镜奁长掩,无意对孤鸾。
其二
暮雨凄凄深院闭,灯前凝坐初更。玉钗低压鬓云横。
半垂罗幕,相映烛光明。 终是有心投汉佩,低头但理秦筝
燕双鸾偶不胜情。只愁明发,将逐楚云行。

酒泉子

其一
空碛无边,万里阳关道路。马萧萧,人去去,
陇云愁。 香貂旧制戎衣窄,胡霜千里白。
绮罗心,魂梦隔,上高楼。
其二
曲槛小楼,正是莺花二月。思无憀,愁欲绝,
郁离襟。 展屏空对潇湘水,眼前千万里。
泪掩红,眉敛翠,恨沉沉。
其三
敛态窗前,袅袅雀钗抛颈。燕成双,鸾对影,
偶新知。 玉纤澹拂眉山小,镜中嗔共照。
翠连娟,红缥缈,早妆时。

更漏子

其一
听寒更,闻远雁,半夜萧娘深院。扃绣户,下珠帘,
满庭喷玉蟾。 人语静,香闺冷,红幕半垂清影。
云雨态,蕙兰心,此情江海深。
其二
今夜期,来日别,相对只堪愁绝。偎粉面,捻瑶簪,
无言泪满襟。 银箭落,霜华薄,墙外晓鸡咿喔。
听付属,恶情悰,断肠西复东。
其三
烛荧煌,香旖旎,闲放一堆鸳被。慵就寝,独无憀,
相思魂欲销。 不会得,这心力,判了依前还忆。
空自怨,奈伊何,别来情更多。
其四
掌中珠,心上气,爱惜岂将容易。花下月,枕前人,
此生谁更亲。 交颈语,合欢身,便同比目金鳞。
连绣枕,卧红茵,霜天似暖春。
其五
对秋深,离恨苦,数夜满庭风雨。凝想坐,敛愁眉,
孤心似有违。 红窗静,画帘垂,魂消地角天涯。
和泪听,断肠窥,漏移灯暗时。
其六
求君心,风韵别,浑似一团烟月。歌皓齿,舞红筹,
花时醉上楼。 能婉媚,解娇羞,王孙忍不攀留。
惟我恨,未绸缪,相思魂梦愁。

女冠子

其一
蕙风芝露,坛际残香轻度。蕊珠宫,苔点分圆碧,
桃花践破红。 品流巫峡外,名籍紫微中。
真侣墉城会,梦魂通。
其二
淡花瘦玉,依约神仙妆束。佩琼文,瑞露通宵贮,
幽香尽日焚。 碧纱笼绛节,黄藕冠浓云。
勿以吹箫伴,不同群。

风流子

其一
茅舍槿篱溪曲,鸡犬自南自北。菰叶长,水葓开,
门外春波涨渌。 听织,声促,轧轧鸣梭穿屋。
其二
楼倚长衢欲暮,瞥见神仙伴侣。微傅粉,拢梳头,
隐映画帘开处。 无语,无绪,慢曳罗裙归去。
其三
金络玉衔嘶马,系向绿杨阴下。朱户掩,绣帘垂,
曲院水流花谢。 欢罢,归也,犹在九衢深夜。

定西番

其一
鸡禄山前游骑,边草白,朔天明,马蹄轻。
鹊面弓离短韔,弯来月欲成。一只鸣髇云外,晓鸿惊。
其二
帝子枕前秋夜,霜幄冷,月华明,正三更。
何处戍楼寒笛,梦残闻一声。遥想汉关万里,泪纵横。

何满子

冠剑不随君去,江河还共恩深。歌袖半遮眉黛惨,
泪珠旋滴衣襟。 惆怅云愁雨怨,断魂何处相寻。

玉蝴蝶

春欲尽,景仍长,满园花正黄。粉翅两悠飏
翩翩过短墙。 鲜飙暖,牵游伴,飞去立残芳
无语对萧娘,舞衫沉麝香。

八拍蛮

孔雀尾拖金线长,怕人飞起入丁香。
越女沙头争拾翠,相呼归去背斜阳。

思帝乡

如何,遣情情更多?永日水堂帘下,敛羞蛾。
六幅罗裙窣地,微行曳碧波。看尽满池疏雨,打团荷。

上行杯

其一
草草离亭鞍马,从远道、此地分襟。
燕宋秦吴千万里。 无辞一醉。野棠开,江草湿,
伫立,沾泣,征骑骎骎。
其二
离棹逡巡欲动,临极浦、故人相送。
去住心情知不共。 金船满捧。绮罗愁,丝管咽,
回别,帆影灭,江浪如雪。

谒金门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白纻春衫如雪色,
扬州初去日。 轻别离,甘抛掷,江上满帆风疾。
却羡彩鸳三十六,孤鸾还一只。

思越人

其一
古台平,芳草远,馆娃宫外春深。翠黛空留千载恨,
教人何处相寻。 绮罗无复当时事,露花点滴香泪。
惆怅遥天横渌水,鸳鸯对对飞起。
其二
渚莲枯,宫树老,长洲废苑萧条。想像玉人空处所,
月明独上溪桥。 经春初败秋风起,红兰绿蕙愁死。
一片风流伤心地,魂销目断西子。

望梅花

数枝开与短墙平,见雪萼红跗相映。
引起谁人边塞情。 帘外欲三更,
吹断离愁月正明。空听隔江声。

渔歌子

其一
草芊芊,波漾漾,湖边草色连波涨。沿蓼岸,
泊枫汀,天际玉轮初上。 扣舷歌,联极望,
桨声伊轧知何向。黄鹄叫,白鸥眠,谁似侬家疏旷?
其二
泛流萤,明又灭,夜凉水冷东湾阔。风浩浩,
笛寥寥,万顷金波重叠。 杜若洲,香郁烈
一声宿雁霜时节。经霅水。过松江,尽属侬家日月。

定风波

帘拂疏香断碧丝,泪衫还滴绣黄鹂。上国献书人不在,
凝黛,晚庭又是落红时。 春日自长心自促,翻覆,年来年去负前期。
应是秦云楚雨,留住,向花枝夸说月中枝。

南歌子

其一
艳冶青楼女,风流似楚真
骊珠美玉未为珍,窈窕一枝芳柳,入腰身。
其二
舞袖频回雪,歌声几动尘。
慢凝秋水顾情人,只缘倾国,著处觉生春。
其三
映月论心处,偎花见面时。
倚郎和袖抚香肌,遥指画堂深院,许相期。
其四
解佩君非晚,虚襟我未迟。
愿如连理合欢枝,不似五陵狂荡,薄情儿。

遐方怨

红绶带,锦香囊。为表花前意,殷勤赠玉郎。
此时更役心肠,转添秋夜梦魂狂。
思艳质,想娇妆。愿早传金盏,同欢卧醉乡。
任人猜妒恶猜防,到头须使似鸳鸯。

野史逸闻 编辑

孙光宪   荆南节度使高保融有疾,幕吏孙光宪梦在渚宫池与同僚偶坐,而保融在西厅独处,唯姬妾侍焉。俄而高公弟保勖见召上桥,授以笔砚,令光宪指撝发军,仍遣厅头二三子障蔽光宪,不欲保融遥见。逡巡,有具橐鞬将校列行俟命。次见掌节吏严光楚鞹而前趋,手捧两黑物,其一则如黑漆靴而光,其一即寻常靴也。谓光宪曰:"某曾失墨两挺,蒙王黜责,今果寻获也。"良久梦觉。翌日,说于同僚。逾月而保融卒,节院将严光楚具帖子取处分倒节,光宪请行军司马王甲判之。墨者阴黑之物,节而且黑,近于凶象,即向之所梦,倒双节之谓也。(出《北梦琐言》)  【译文】  荆南节度使高保融有病,他的属员孙光宪梦中在渚宫池与同僚一起坐着,而高保融则独自呆在西厅,只有姬妾侍候着。有顷,高保触的弟弟高保勖应召上桥,授以孙光宪笔砚,让他写派军队出战的命令。并叫来厅上的两三个仆人挡着孙光宪,不想让高保融远远地看见。有顷,有一些穿着军装背着弓箭的将校列队待命。接着,又看见掌节吏严光楚拿着去毛的兽皮趋身上前,手中捧着两个黑物。其中,一个则象黑漆靴子闪闪发光,一个就是平常的靴子。严光楚对孙光宪说:"我曾经丢失过两挺墨,蒙大王降职斥责,今天果然找到了。"良久梦醒。第二天,孙光宪把这件事说给同僚们听。一个多月后,高保融病死。节使院将严光楚的掌节使撤掉并发出文告。孙光宪请行军司马王甲来解这个梦,他说:墨者是阴黑之物,节而且黑,近于凶象,这就是原来那个梦,也就是倒双节的意思。(一个是节度使高保融,一个是掌节吏严光楚,因此才有"倒双节"之谓。)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文学作品 文学作品 其他 人物